作品
艺术新闻:

宁绍地区传统嫁妆的装饰风格

宁绍地区传统嫁妆的装饰风格

  民国朱漆描金彩绘  三打白骨精纹梳头桶  口径27.3cm,底径23cm,腹围102cm,高17cm
 

  桶身都作敛口短直腹、圈足造型,器身朱漆素纹,但圈足髹漆并饰有工整的描金几何纹,与粗犷的铜箍相映成趣。盖面上满饰彩绘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图案,图纹样黑线勾勒,再填色彩。螭首铜扣,蝙蝠钮。绍兴梳头桶是简约和繁缛的完美统一体,无论是造型还是装饰手法,充满民间韵味,可谓是红妆家具中难得的民间艺术品。

   宁波的描金漆器至明代已达鼎盛期,据《浙江通志》载:“明宣德年间,宁波泥金、彩漆缥霞、描金闻名中外”。“缥霞”应该是“漂霞”的通假,是洒金的一种。

  十里红妆嫁妆漆木家具、漆木器皿泥金朱漆是最常用的装饰技艺。宁波的泥金彩漆源远流长,从现有文字资料看,宁波唐代时,朱金漆工艺技艺高超,并被广泛用于佛教造像和殿堂建筑上。尽管现在宁波唐代实物已不复存在,但日本奈良的唐招提寺可以作为佐证。唐天宝十一年(公元752年)扬州大明寺高僧鉴真一行三十多人,曾在宁波阿育王寺数月,后在日本奈良建造的唐招提寺,建筑及殿内佛像大量采用朱金漆工艺。

  据南宋《宝庆四明志》载:日本输入明州的主要是黄金、砂金,同时明州的丝织和漆原料,以及佛教题材绘画、佛像及工匠大量输入日本。在宋代的中日贸易中,日本也向明州输入日本的朱金木雕,当时被百姓称为“倭漆”。乾道九年(公元1173年),明州商人杨本纲自日本回明州带回日本太宰府平清盛(藩主)给明州知府的复碟及礼物描金橱、描金提箱、黄金等。明州“居民遂仿效之”,日本的倭漆工艺影响和促进了宋代宁波朱金漆工艺的发展。

宁绍地区传统嫁妆的装饰风格

 清朱漆描金人物纹果盘  口径30.8cm,高4.5cm
 

  果盘为六出花朵形,通体髹朱红漆,边沿一周为描金宽边。盘内壁饰描金石榴、花卉、双桃图案,成双成对,寓意着长寿、多子等美好愿望。盘底彩绘一妇女,怀抱着一个手提莲花灯的小男童,另一男童手拉一木马玩具,甚为活泼可爱,笔法细腻生动,画面绚丽多彩,富有装饰味。此盘是“彤质者,先以黑漆描写,而后填五彩”工艺的极好例子,即在红色地上描漆,人物、花卉等花纹先用以黑彩钩出轮廓,然后在轮廓中填五彩。盘子金彩与五彩交相辉映,红、黑两色占主导地位,使器物华丽而不失稳重。

  据《髹饰录》描饰条目载:“洒金,一名砂金漆,即撒金也。麸片有细粗,擦敷有疏密,罩髹有浓淡。又有斑洒金,其文:云气、漂霞、远山、连线等。”王世襄先生注“云气、漂霞、远山、连线,都是洒金的不同名称,由金点、金片分布状态的形似而得名。据推测,洒金的点、片在一件器物上,通体疏密是一致的。斑洒金则有的地方疏,有的地主密,并且金片的聚合,形成云霞之状,所以才给它取出不同的名字来。”据《宁波朱金木雕》一书载:明成化四年(公元1468年),日本贡船到宁波,明朝皇室委托宁波府置办给日本的赠礼,除丝绣品外,还有朱红漆彩妆戗金轿一乘、朱红漆戗金交椅一对,朱红漆戗金交床两张,朱红漆褥金宝相花折叠面盆架两座,朱红漆戗金碗二十个,褥金黑漆戗金碗二十个。可见当时宁波的戗金工艺非常发达。戗金是一种在漆器上刻划出金色线条、细点的装饰技法,在日本相当风行。

  宁波泥金彩漆从制作技艺上来看,是浙东髹漆工艺总汇,它集中运用了堆漆、贴金、贴银、描金、泥金、罩漆、上彩、饰云母螺钿、砂金等工艺手法。

  彩漆,即色漆,是各种颜色漆的统称,宁波主要以朱漆或黑漆为主。宁波泥金彩漆,主要是指在朱漆地或黑漆地上描金和堆漆,从外观形态来说可分为浮花、平花、沉花三大类。

  描金。在朱、黑漆膜上描金上彩,描绘花纹;描银也归入此列。不再研磨推光及罩透明漆。描金彩漆是描金与描彩漆两种漆工艺的合称。描金,是漆器中常用的装饰手段,《髹饰录》中说:“描金,一名泥金画漆,即纯金花文也。朱地、黑质共宜焉。”描金漆的做法是在黑漆地或红漆地上加描金花纹,沈福文先生撰写的《漆工资料》上具体介绍了描金银漆的制作过程:“将打磨完的中涂漆,再髹涂红漆或黑漆,这层叫做上涂漆。干燥打磨平滑后……推光达到光亮后,用半透明漆调彩漆。薄描花纹在漆器面上,然后放入温室,待漆将要干燥时,用丝棉球着最细的金粉或银粉,刷在花纹上,花纹则成为金银色。”
 

宁绍地区传统嫁妆的装饰风格

清盘龙高甩堆灰描金提桶 高31.6cm,腹径17厘米

  提桶鼓腹、高圈足、细圆木提梁。朱漆为地,通体泥金堆塑花纹,开光内饰婴戏纹和花卉、蝴蝶纹,提梁上堆塑交缠的双龙纹,龙头含珠,两两相望。此提桶造型柔和而优美,装饰金碧辉煌,色彩对比强烈,构图繁而不乱。这对提桶是宁波泥金彩漆“浮花”工艺的代表作,浮花,又称隐起,即在漆底上用漆灰堆起花纹后,再刻划雕琢的髹饰技法。其花纹高低错落为浮雕形式,再加描金或描漆,称为“隐起描金”或“隐起描漆”。

  宁波漆器除描彩描银外,很多器物是描漆与描金相结合。根据《髹饰录》:“描彩,一名描华,即设色画漆也。其文各物备色,粉泽烂然如锦绣。细钩皴理以黑漆,或划理。又有彤质者,先以黑漆描写,而后填五彩。”描彩即在光素的漆地上用各种漆画出花纹的做法,又叫“彩漆”。如六出形灯戏纹果盘是“彤质者,先以黑漆描写,而后填五彩”工艺的极好例子,即在红色地上描漆,人物、花卉等花纹先用黑彩钩出轮廓,然后在轮廓中填五彩。盘子金彩与五彩交相辉映,红、黑两色占主导地位,使器物华丽而不失稳重。

  描金、描漆还分平花和沉花两种,平花,是在朱、黑漆膜上描金上彩,描绘花纹,不再研磨推光及罩透明漆。宁绍嫁妆器具大都采用平花装饰手法,表面不再罩漆。沉花是在描金或描漆后,上面再罩一层透明漆,花纹在透明的漆膜之下,即罩漆,其优点是金色受到罩漆保护,不会磨残。宁波泥金彩漆漆器中盘、脚桶之类为增强耐用性,常用罩漆工艺。但罩漆不能明澈如水而微黄,年久还会转深,变成紫下闪金的色泽。如金漆描花脚桶,内壁通体髹金,黑漆绘折枝花卉,再罩漆,金彩就显得古朴而沉稳。

  堆漆,即“浮花”, 花纹高高凸起,是在用生漆髹成的漆膜上,用漆灰堆花纹,或用模子在堆起的漆灰上印出花纹,再经雕琢、上漆。正是《髹饰录》所谓“隐起”的做法,隐起,一般与描金及描漆相结合。《髹饰录》载:“隐起描金,其文各物之高低,依天质灰起,而棱角圆滑为妙。”王世襄先生为此条作注曰:“隐起描金,实际上等于用漆灰来作浮雕,阴阳高低完全按照物象的形状来定。物象上面或洒金屑,或上泥金,而物象上的纹理,或再用金勾,或用刀刻,或用黑漆勾。”堆漆用的材料用桐油、黏土、瓦粉、蜃灰或石灰按一定比例捣制而成,以手揉不粘、压而不散为上。堆塑后的面形,经数月后逐渐坚硬如石,不走形,不开裂,还可贴金上彩。如泥金堆漆小提桶,朱漆地,遍体开光堆塑折枝花卉纹和婴戏纹,提梁上缠绕堆饰两相对龙纹,龙头最高部位高出提梁超二厘米。圈足饰回纹,纹饰均泥金,勾线奔放而粗犷,花纹艳丽而极富装饰味,但富丽豪华有余,精巧典雅不足。

佛教文化顾问:仁缘大居士中国佛学会会长,兼中国佛教大师协会会长,香港高等教育研究生院佛学教授、文学教授、研究生导师,中国国家环境保护发展研究中心全国环境保护代言人。
本站关键词:方向升|方向升个人官方网站|方向升精品绘画|方向升精品书法
友情链接: 艺术名家方向升官网          方向升新浪官方博客